练车遇见你会好运的样子呢

采编那天的他的早餐

不能更爱蛋堡和热狗了 

Amber梁馨心·LoFoTo:

车里的CD是自己刻的,有一次一个美国朋友坐在旁边

听到蛋堡的歌他很感兴趣,就问这歌手叫什么名字

我只好翻译成英文告诉他:Egg burger

下一首歌他又问歌手的名字

我没多想脱口而出:MC Hot dog

他惊愕了半天才幽幽的开口:你们中国的歌手都是以食物命名的吗?

heh....挚爱蛋堡是因为他的每一首歌都像一部小电影

有故事有感情,真挚的要命

关于小熊 是第一首让我认识他的歌。

现在这歌的歌词,也成了我曾经的故事。


回家路上一直在睡

睁眼就看见经过的桥下有许多漂亮的船

手忙脚乱的拿出相机咔嚓两下

就离他很远了

 

中国功夫

你说

是不是所有笑起来显得特别开心的人

安静下来的时候

都会泄出一种奇妙的眼神

 

阿叔你长得那么像吴莫愁你老婆一定不知道吧“爱piang~啊~才会~yang~”

我不可爱,我在LOFTER

查看详情

赶作业真的是一件略蛋疼的事

 

看看看 看什么看

 

精神分裂我分不清黑白

 

那些值得回忆的日子

想着我十年后回来会怎样
想了半天
如今脑袋上依旧顶着十年前的蘑菇头
连学前班的蘑菇头老师都在感叹你怎么又剪头发了
没烫没染没形
偶尔拿电吹风吹一吹 穿得有些模样
被夸了还会一阵扭捏
这些模样会在哪一年变样呢
我在看

一只人文主义狗:

   过去的日子当成现在的生活来过的话,我们也就毫无怨言了吧。你曾羡慕过我吗,羡慕我的蓝色头发,还有我刚买的貂皮大衣,还是我的尖头单鞋,还是你以为我一个人逛街看电影的时候真是他妈的太酷了。


想到这里,我自己都笑出来了呢。


  今天刚去买了一件有亮片的打底衫心想若是一个月的工资再多一点的话,可以给自己...


看着大家的清单
感觉一个一个画面和形象快速的在脑海里刷转
有人简单的希望过个好年
有人希望手术成功
有人希望可以去西藏当义工
有人希望外婆学会关心自己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要
有人用一个词
有人用一句话
有人分析滴滴点点
来向世界倾诉

“似乎有一种快乐的欲望鼓舞着他。”

😌
想起小时候
爸爸每个假期的开始和最后一天都让我写一个计划
写了六年依旧不能得心应手
它详细到每一个小时做什么
也逃不掉"计划赶不上变化"的借口
最后一天赶完三本作业每年依旧
终于 小升初 获得解放
而那个暑假的最后一天
有点空虚有点紧张有点期待有点失失落于是
第一天的军训迟到了
爸爸说
学校开了会要不要讨论开除警告
他们说没见过有学生第一天就迟到的
于是还是待到了初三八班
吃了三年的酸野和牛杂[再见]

具有思想动物看到重点从来不同
“我从来都不屑于做对的事情,在我年轻,有勇气的时候”
🙆
碰巧
有个朋友跟我说
她希望变得特别

然而
每个人都是特立独行的
而都在许着希望自己特立独行的愿望

我希望
爷爷快来我家里
奶奶在另外一个地方趁爷爷不在多吃点
愿每一个人健康✌

超车

人生三阶段:召唤、困惑、沉思

玩具

演变

Amber.琥珀

Amber梁馨心·LoFoTo:

你抚摸我,会感受到与玻璃不同的温润

你靠近我,能嗅到独特的松脂香味。

你透过阳光看我,也许讶异于虫尸,或醉于残花,定迷恋那可口的光泽。

你在黑夜里将我置于胸口,梦中便会云游于我深埋在海底的绚丽千年。

我成为过香水。

沾染在香奈尔小姐的脖颈上,招摇过市,挥舞着妖娆的水晶指甲轻轻勾住过往绅士的眼角。

我成为过药剂。

失眠,活血,利尿,心悸。

多数时刻我也犹如福尔马林。

其实,你应该羡慕那些与我共存的昆虫。

因为他们拥有了世界上最珍贵的棺材,且数千年后,他们死着,却比活着时,更加耀世。

我在海底见证过一场婚礼,结为连理...

如果不是部门聚会

还有多少大学生会走进菜市场

还有多少大学生会掂量油盐的分量呢

隔壁宿舍领回来的小猫

它的眼睛大小长得不一样

一点都不漂亮

才出生两个月

小小的 很爱睡觉 日夜颠倒

很粘人 很可爱 

可是后来

又送走了

 

 

在回家的火车上躺着
突然觉得
听歌是在意淫自己的过去
看书则在意淫自己的未来

Lao:

谁知道我们该去向何处? 

继续苟活,还是保持愤怒?

一个下午

磨磨唧唧 封面终于出来了

虽然 还是不太满意

不过就此纪念第一幅 截个小图吧

失眠的节奏一发不可收拾

吃了一碗番茄

留下一碗梗

梗子君可是一个很棒的舞蹈家呢

她转啊转的

转的我晕乎乎的

好吧

去睡觉吧

做一个神奇的梦

去一个好玩的地方

见一些好玩的人

在广州

下过雨的
夏天傍晚

我从不期待

一股潮湿的热气从脚底涌来

这让我烦躁 

像是绳子勒住喉咙

爪子扣住胸口

很窒息

饿到不行 
可是假装发霉了君
一点也 不好吃啊
哼哼

身边的美好的事物太多 把自己掩埋  

Lao:

自从学会给别人拍照以后,

就再也提不起兴致自拍了。


哪来那么多要说的
©  | Powered by LOFTER